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两性 > 列表

张勇谈阿里巴巴与世界的相处之道

发布时间:2019-02-15 18:35:02      来源:


众所周知,不到七个月,张勇(我们通常称他为“小姚子”)将接替马云(我们称他为“马老师”)担任阿里巴巴董事会主席。

最近,张勇接受了《第一财经》的采访,详细介绍了阿里的业务操作系统、阿里面临的挑战以及阿里与世界相处的



他谈了很多“以前谈过”和“从未谈过”的内容,虽然记录有点长,但值得一看。

如何看待互联网经济的未来趋势?

问:根据阿里的财务报告,阿里在过去五个季度的增长率已经领导了互联网的第一营。但从股价表现来看,大多数中国互联网公司已下跌20%至30%。你认为互联网或数字经济的未来趋势如何?

张勇:网络经济与股票价格无关。我们在上市前路演上说,阿里没有按照其股价运营公司。当然,我会不时地看。不去看是不现实的,但不去看每天的股价。更不用说,当股价高的时候,会很开心,当股价下跌的时候,会很紧张,我们的表现也不错。

不仅对阿里来说,这些互联网公司很幸运地诞生在世界最大的市场上。我们是世界上最发达的数字经济市场。就数字经济而言,我们比美国发达,这是我们最大的优势,而这一优势对于未来的经济发展,我们可以发挥无与伦比的作用和获得机遇。

市场总是起起落落,不仅对中国公司,对海外公司也是如此。同样的原则,或是为将来做准备,不仅要做现在的压力反应,还要为将来的发展做必要的准备。我认为数字经济的盛宴才刚刚开始。

谈阿里商用操作系统

问:最近你一直在研究Tiali商业操作系统的概念。你能详细解释一下吗?

张勇:在过去的2018年里,阿里实际做了很多组织准备、业务准备和人员准备。今天,阿里说,数字经济的商业操作系统基本上就是我们过去19年所做的。业务发展就是这样,一个接一个地找到具体的机会和痛点,慢慢的。

今天,面对未来,您会发现,所有的客户都在朝着全面的数字化管理迈进,不仅是在线销售,还通过互联网向营销、用户管理、消费者运营迈进。今天,越来越多的人从需求侧转向供应侧。我认为供给侧改革最重要的是供给侧的数字革命,它将消费需求与供给完全联系起来。

在过去,我们出售我们生产的任何产品。如果我们卖得好,我们会很高兴的。如果我们卖的不好,我们会很难过的。今天,根据市场需求,我们应该组织和设计什么,生产什么,供应链快速反应。从数字销售、数字营销、数字供应链、数字产品设计与生产、甚至物流,到原材料的源头准备,整个产业链正成为全方位的数字。

在全面数字化过程中,所有企业都需要面向消费市场,所有企业都需要流动性金融服务和消费性金融服务,包括2B金融服务和2C金融服务。我们有所有企业的需求,使物流供应链管理更加高效,我们也有所有企业成为数字化运营所需的IT基础设施,即狭义的云。

这样的商业操作系统是能力的输出,而不是工具的输出。对于所有的企业,我们都提供数字化的整体能力。阿里参与焦点对焦点的操作后,最简单的事情就是焦点,如电梯楼广告或框架广告,原来是一种展示媒体,现在变成了数字媒体。操作系统的核心不是单一的块,而是功能的输出,这使得硬件和软件的结合更好,用户体验更好。所以我们称之为商业操作系统。



阿里与世界相处的方式

问:在当今的环境下,阿里巴巴的使命是否使世界不做艰难的生意成为可能?它有什么新的含义吗?阿里巴巴与世界相处的方式是什么?

张勇:对阿里来说,这次任务非常宏大和具体。让世界上没有难事,这种说法已经持续了很长时间。无论在哪个阶段,让别人做得更好,这是商界永恒的话题。我已经明确表示,从现在到未来阶段,公司内部的使命仍然是这句话,使世界上没有难事,而是在添加时间副词之前,即“在数字经济时代”。

如果你加上这个时间副词,你会发现这个任务非常符合客观世界的需要,也会给我们带来良好的方向和指导。使命伴随着企业的一生,但在不同的阶段,它有了新的诠释。现在我们正处于数字经济时代,如何让世界上没有难事。

阿里如何打开新的轨道?

问:有句话说,阿里正在进入全面行动的时代。电子商务可能在北京和华东地区。一方面,阿里正在探索新的零售,另一方面,腾讯也在增加智能零售的数量。此外,云计算、支付、大型娱乐、物流等竞争对手。2018年上半年,你还提到了与平度、美联、头条、腾讯的关系。你现在的看法有什么变化吗?

张勇:总会有新的力量,因为每个人都想在数字和商业之间找到机会。而商业模式和机遇无处不在,总会有新的企业家、新的模式,在一定的领域开辟道路。

对阿里来说,第一件事就是善于学习。我们在某些领域非常强大和成功。但商业创新是永无止境的。坚持学习。不断向你的伙伴,甚至你的对手学习,看看他们是怎么做到的。

第二,光学不好。创新源于自身。创新不是来自学习和模仿对手,而是来自创造新事物和新轨迹。

第三,把所有的创新和学习融入平台的成长和平台的厚度。像爬山一样,一个小公司在一个领域的快速发展阶段,前1000米爬得很快,到了2公里,3公里慢下来,到了3公里后很累。

对于阿里来说,建设平台公司的核心不是要建一座山,我们也要建一座山,而是要把山与一个大平台连接起来,使之具有耐力,使之很容易达到10000米甚至更高。在过去的两年里,我们讨论了前台创新与中台沉淀的关系。

也许这是我的个性。我认为做生意的乐趣来自于创造力。当然,商业也是一种游戏,有时是一场战争,但它与真正的战争最大的区别在于它创造价值,而不是摧毁他人。这是最重要的创造力来源,否则就没有意思了。仇恨或嫉妒,你死了或活了,都不能带来创造力。

阿里的“操作系统”来自哪里?

问:你提到数字化整个系统,包括生产链的所有环节,是一项历史性的成就。当阿里这样做的时候,他从哪里来?

张勇:我认为这是市场和客户的需求。Ali不这么做,客户需要进入这种趋势。我们可以为他们服务,使他们更有效率。像移动操作系统一样,一个好的操作系统会产生一个好的手机,每个制造手机的人都会使用它,但这并不意味着每个制造的手机都是一个好的手机。这就是操作系统,它提供了更好地集成软件和硬件的能力和标准,但最终要面对客户、市场和寻找机会。

阿利蒂的业务操作系统,更多来自客户和市场。像今天的支付,今天的物流,今天的阿里商业市场,我们已经发挥了基础设施公司在数字经济时代的作用。就像传统的能源公司和基础设施公司一样,比如供水公司和电力公司。今天,对于所有的客户,我们希望阿里扮演这样的角色。只要客户进入我们的业务操作系统,他们就可以找到市场,找到消费者,实现整个数字化操作。这一过程不仅可以对消费者进行数字化操作,还可以对供应和生产进行数字化操作。这是我们的理想。

问:您是否担心或正在考虑过程中的一些监管问题?今天的垄断可能不仅仅是市场垄断,包括技术垄断。

张勇:历史的车轮在向前滚动。今天,在新的数字经济时代,为什么平台公司会出现?如何对平台企业进行监管是世界各国面临的一个新课题。事实上,世界上有几个平台。Facebook、谷歌、亚马逊、苹果、阿里和腾讯必须具备其必然性。就像马车流行的时候一样,那里也有汽车。每个人都担心马车司机会失业,或者车子会不会撞到人。或者从人类社会发展的角度来看,已经有了大量的平台级公司。

数字技术不仅是技术,而且是思想。数字技术具有开放性、包容性和多样性。我经常在内部指出,阿里内部没有人说过这种业务或这种类型的服务只能由一个团队完成。

首先,从传统的角度来看,顶层的架构设计是非常清晰的,你做到了,他做到了。当然,我们过去经常谈论互联网的野蛮增长,我不允许野蛮增长,但我们必须包容性和多样性,因为从来没有一种方法可以证明唯一做到最好的团队,而且你认为你做得很好,为什么你不能做得更好?这是我的问题。没有比较就没有差距。

第二,团队沟通。互联网公司通过网络而不是树进行通信。传统上,所有的通信模式、业务进展和业务操作都是树形结构。我们不可避免地会有树形结构的烙印。位可以是树型的,但沟通和决策应该是网络型的。

今天,在阿里,我每天要和一两百人在指甲上聊天。任何来自不同组织的人,无论何时何地,都可以召集一个小组召开电话会议,以书面和口头形式讨论各种问题。这是一种网络化的交流方式。这很重要。
网站地图 - 关于本站 - 使用帮助 - 联系我们 - 网站调查 主办: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资源部承办:信息中心版权所有   自然资源部门户网站 政府网站标识码:bm16000001京ICP备18044900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202007799号


建议使用IE9.0以上浏览器或兼容浏览器,分辨率1280*720